欧洲杯土耳其输掉比赛赢得尊重 法国队输掉一切

欧锦赛就是一场舞会,每支球队都得到了表现的机会。成绩好好坏坏是一回事情,而口碑则是另一回事情。有些球队输掉了比赛,却赢得了尊重;有些则输掉了一切。

当小组赛都结束的时候,法国人就打道回府,所有的16支球队都交出了一份数据单。数据说明,法国队所谓的进攻的确丑陋。3场比赛47次射门,只有13次打进门框,27.7%这个比例排在倒数第二;在那么多的射门中,仅仅打进了一个球,中的的比率是2.13%,在所有的球队中排名倒数第一。这样的球队被淘汰,天经地义。

兵败后主帅当着电视镜头求婚,这种事情只有法国人做得出来,但是也未必会荣的法国人所接受。虽然同是失败,多枚内克并不是特里姆、希丁克这样的虽败犹荣。尽管在失败后希望获得安慰也是人性所趋,但是用来作秀,未免有些“范跑跑”的风格。

成绩差,实力有限,对于奥地利和瑞士这样的东道主而言也认了;但是对于世界杯亚军而言,显然就会引起矛盾。本届赛事,国米铁腰维埃拉尽管入选了23人大名单,但是由于有伤在身,因此他只是在替补席上观看了三场比赛。而在法国1:4输给荷兰的那场比赛赛后,维埃拉终于找到机会将心中的郁闷发泄出来,他先是和队友埃夫拉发生语言冲突,几乎动起手来,接着又和荷兰前锋范尼发生争执,同时还有一名荷兰球迷指控维埃拉向其吐口水。

荷兰人一定没有听过中国这句古话“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否则他们不会置前辈克鲁伊夫的警告于不理,在大胜世界杯冠亚军后只忙着欢庆高兴。荷兰首相巴尔克嫩德称他已经把决赛日的所有事物都推掉了,如果荷兰获得冠军,国脚们可以把他扔到澡堂里去。但是荷兰人最终把自己扔到了垃圾堆:在与同胞希丁克执教的俄罗斯队的1/4决赛上,被1:3淘汰出局,也报出了本届欧锦赛开赛以来的最大冷门。

“荷兰队的比赛,1:0之后的一切都好办,关键是1:0那个球哪方先进球。”——这便是荷兰人的阿喀琉斯之踵,也是前辈克鲁伊夫最大的担忧。当橙衣军团分别以三个净胜球的优势大胜世界杯的冠亚军之后,当所有人把华丽又开始务实的荷兰人当成心目中的战神阿喀琉斯之后,他们忘记了自己那脆弱的脚踵。淘汰赛的尴尬,从他们八次欧锦赛与八次世界杯的历史成绩上不难看出。

在荷兰人32年的欧锦赛历史上曾有过33次作战,顺境中取胜有15次,占据了几乎一半的比例,而领先场次中,只有一次遭遇逆转而失败的记录,可见其控制顺风球的能力。但落后时刻能惊天逆转才算好汉,可惜,荷兰人只有3次在逆境中取胜,出现概率不足1/10。此外,不善外战的荷兰队在30场世界杯决赛圈历史上,能够靠逆风球取胜的次数就更少了。30年前小组赛2:1逆转取胜过过意大利;14年前小组赛还是2:1逆转取胜了沙特。没了。

至少在风格和精神上,土耳其人可以开办一个讲座,给包括荷兰队在内的球队上上课——怎么做一个会逆转的苦主。

在现代足球体系里,逆转,是一个已经被用滥了的话题。国际米兰、利物浦、拉科鲁尼亚……只要反败为胜过几次,都敢朝自己头上扣上“逆转王”的帽子。但土耳其队证明,他们完全配得上逆转王的称号。看看吧:第一次逆转瑞士,他们用了60分钟打进两球;第二次逆转捷克,他们用了3分钟打进两球;第三次逆转克罗地亚,他们只用了区区100秒钟,就死里回生!尽管现代人不迷信,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现象,不由得人不留意,土耳其队也由此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最后德国打土耳其,说什么也不敢先进球。非得由土耳其先进球,德国才勉强获胜。道理何在?因为面对史上最牛的逆转之王,作为逆转师傅的德国人也不敢轻易造次,想出个主意——还是让土耳其领先去吧。

和荷兰不同的是,土耳其应该学会的是——如何打顺风球。好在特里姆已经答应留任,这样的球队如果能够打到南非,势必也会引起另一阵风暴。

这似乎是一个潜规则,所以韩国队能够历史性地获得世界杯的第四名,而中国国奥队也期待着在北京奥运会上拿个奖牌。

但是瑞士和奥地利居然没有一个从小组赛中突围,这似乎令外界有些惊讶,这种惊讶源于我们总是为那种潜规则所蒙蔽了眼睛。事实证明了,东道主清清白白,没有从裁判那儿获得绝对的好处。奥地利队获得过点球,也被判罚过点球;而瑞士队始终也没有获得过点球。

2000年的荷兰·比利时欧锦赛东道主之一的比利时队,没有能够小组出线年历史上唯一小组没有出线的东道主。如今,瑞士队打破了这一纪录,他们成了欧锦赛历史上成绩最糟糕的东道主。然而,瑞士人赢得了人们的尊敬,因为他们用自己纯粹的踢球方式,为球迷诠释了什么才是公平竞争。对于真正喜欢欧洲足球的球迷来说,瑞士队虽败犹荣,因为他们努力过,拼搏过,而没有不择手段地破坏欧锦赛的游戏规则。

所以,葡萄牙队做了一件得民心的好事情,0:2输给瑞士,也算是给东道主送上了一份礼物。64岁的主帅库恩含着眼泪完成了谢幕演出,他为瑞士球迷带来了足球的快乐和心酸,而老帅也被全场球迷报以最热烈的掌声。不仅仅是老帅,包括瑞士队和奥地利队都应该得到全球球迷的掌声。

“奇迹之所以为奇迹,就因为那是不可复制的,我们没有再奢望还能复制四年前的那一幕。”——希腊队主帅雷哈格尔

说实话,当希腊以卫冕冠军的身份进入到欧洲杯决赛阶段的比赛时,大概没有人指望他们能够打破欧洲杯从来没有球队能够卫冕的魔咒。甚至除了他们自己,也没有人能够指望他们从小组顺利出线。毕竟论实力、甚至论看点,希腊队都不再被关注。

输给有伊布拉希莫维奇的瑞典,输给没有阿尔沙文的俄罗斯,输给斗志旺盛的西班牙。卫冕冠军小组赛3战全败,只进1球丢了5球,每场比赛都输的“理直气壮”。以2004年欧洲杯“神话班底”为球队主力结构的雷哈格尔显然希望能够延续4年前的奇迹,但是奇迹只能有一次,卫冕冠军被轻易打回原形。雷哈格尔可以用短短的十几场比赛来造就一次奇迹,但是想要真正提高一个国家的足球水平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聊以的是,1980年欧洲杯冠军西德队、1992年创造“童线年成就了比埃尔霍夫和黄健翔的德国队,都没有在接下来的一届欧洲杯中从小组出线分确实很尴尬。卫冕冠军甚至不如东道主的战绩,难道他们要责怪小组太强?——毕竟有西班牙和俄罗斯两家打进了四强。

俄罗斯足球代表着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家的复兴愿望,毕竟在几十年前,当这块土地上的国家实力空前强大的时候,也曾经是世界足坛一支不可小视的力量。

在俄罗斯与荷兰的比赛中,阿尔沙文在完成7次过人,一个进球,一个助攻的基础上,还狂奔120分钟,跑动距离高达13560米,全场比赛贡献了6次抢断。有个细节是:当120分钟比赛结束后,阿尔沙文躺在了草皮上,他已经没有力气去庆祝,只是不停的喘气。换句话说,除了技术,除了意识之外,阿尔沙文的成功,更关键的是靠他的意志、品质和他的牺牲精神,就是因为他肯多跑一下,所以才能在第116分钟送出助攻,在第118分钟打进一球。其实,在那场比赛里,俄罗斯人赢就赢在跑动上。日尔科夫跑了14580米,谢马克跑了14990米,兹里亚诺夫跑了14630米,甚至连被换下场的前锋帕夫柳琴科也跑了12350米,连中后卫伊格纳舍维奇也跑了12290米……可以说,俄罗斯人就是靠这种永不停息的跑动,击败了强大的荷兰队。

俄罗斯总理普京说,他在比赛中看到,俄罗斯已经恢复足球强国的地位:“我满意地观看了比赛,我和千百万俄罗斯球迷一样,期待我们的国家队在半决赛、决赛上获胜,但是奇迹没有发生。我就所取得的成绩向主教练希丁克和整个球队表示祝贺和感谢,因为打入欧洲四强,这已经很好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