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新课标下英语学习活动观的英语绘本阅读教学设计

【摘要】英语学习活动观的提出,为小学英语绘本阅读教学提供了理论框架。本文结合教学实例从深度解读语篇文本、分层制定教学目标、分层设计教学活动三方面阐述了 如何基于英语学习活动观开展小学英语绘本阅读教学活动,从而促进英语学科核心素养在阅读教学中的落实。

《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2017年版)》提出了指向核心核心素养的六要素整合的英语学习活动观。英语学习活动观是指学生在主题意义引领下,通过学习理解、应用实践、迁移创新等一系列体现综合性、关联性和实践性等特点的英语学习活动,使学生基于已有的知识,依托不同类型的语篇,在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促进自身语言知识学习、语言技能发展、文化内涵理解、多元思维发展、价值取向判断和学习策略运用(教育部,2018)。英语学习活动观的提出旨在促进学生的深度学习,提升教与学的效果,也为小学英语绘本阅读教学提供了理论框架。

基于英语学习活动观开展英语绘本阅读教学,笔者以为应当确立如下认识:第一,主题意义的探究应成为英语学习活动设计的主线;第二,英语学习活动观倡导真实的学习情境,尊重学生的已有认知方式与经验图式;第三,英语学习活动观注重学生思维培养,教学活动应关注思维的层次性和递进性。具体说来,在进行教学前,教师首先要明确 “教什么”(教学内容)、“教到什么度”(教学目标)、以及 “怎么教”(教学过程)的问题。因此,教师需要深入解读语篇文本,分层制定教学目标,逐层设计教学活动,最终实现学生的语言—文化—思维协同发展。

本文结合绘本故事 “Who Is Stronger?”(Blevins,2019)的教学案例,分析、阐释如何基于英语学习活动观设计有效的阅读教学活动。

文本解读是落实活动观、实现学科育人的逻辑起点(王蔷,2018)。教师解读文本时,可以尝试从 what、why、how 三个维度,充分挖掘文本的主要内容、主题意义、文体结构、语言特征和作者意图,从而形成对文本的结构化、多元化、深层化的认识。

What 是指文本的主题和内容,是文本解读的起点。教师首先要通读文本,概括出主要内容;然后,教师可以参照人与自我、人与社会和人与自然三大主题语境及其主题群下的子主题,确定文本主题语境。

本案例中的绘本描述了兔子向嘲笑自己瘦小的大象和鲸发起拔河挑战,他巧妙利用树丛的掩护,将绳的两端分别绑在大象和鲸的身上,大象和鲸误以为和兔子打成平局,最终,兔子向大象和鲸展示了自己的 “强大”。该绘本属于主题语境 “人与自我” 下的主题群 “做人与做事”,主题内容为认识自我。

Why 是指文本的深层含义,也就是 “作者或者说话人的意图、情感态度或价值取向是什么”(教育部,2017)。教师可以借助文本的标题、关键词或者提炼文本的中心思想,挖掘文本的 “文眼”,同时结合主题语境,揭示文本在特定语境下承载的育人价值。

该绘本中,标题和文本多次重复出现 strong,因此,可以推断出该故事的文眼为 strong。strong 本义为体型上的巨大,在兔子与大象和鲸的较量中,折射出更深层的含义,即智慧的头脑、积极的心态和敢于接受挑战的勇气,结合 “人与自我” 的主题语境,这正是该文本的主题意义——学生能正确的认识自我,对待外界评价有积极的心态,同时肯定自我并自信展示自我。

How 是指文本的文体特征、内容结构和语言特点(教育部,2017)。文体特征的不同决定了文本意义探究的方式和路径的不同。因此,教师可以利用不同文体的组织方式作为绘本意义探究的主线,引导学生梳理文本内容结构的同时,关注服务于意义表达的语言特征,从而加深对语篇意义的理解。

该绘本为故事类的记叙文,其主线为拔河的展开,共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故事的起因:大象和鲸嘲笑兔子瘦小,兔子向大象和鲸鱼发起拔河挑战;第二部分——故事的经过:兔子将绳的两端分别绑在大象和鲸的身上,而自己则躲在树丛里,让他们误以为都是在和兔子拔河;第三部分——故事的高潮和结局:大象和鲸的拔河较量不分胜负,最终,大象和鲸肯定了兔子的强大。故事采用一般现在时展开,穿插兔子和大象、鲸的对话,语言简单精炼、形象生动地刻画出不同人物的性格特征,凸显文本的主题意义。

研读文本可以帮助教师多层次、多角度分析文本所传递的意义,有利于制定科学的教学目标,设计合理的教学活动,同时帮助学生深刻理解文本,把语言学习与意义探究融为一体,实现深度学习。

教学目标的制定需要逐层体现英语学习活动观的三个层面,设计一系列融语言、思维、文化于一体的整体式教学目标,使学生在阅读教学的过程中实现语言能力、思维品质、文化意识和学习能力的综合提升,最终指向核心素养的落实。

本课授课对象为五年级的学生,在三四年级系列绘本学习基础上,已具备一定的文本意识和阅读能力,他们能够借助图片获取信息、理解文本、预测故事发展等;五年级的学生对寓言故事有着浓厚的阅读兴趣。

(3)学生能够分析文中 strong 的不同含义,联系生活,表述对 strong 的多元评价,全面认识自我和他人。

上述目标都是以活动和行为方式呈现的,既强调了学习的过程,又凸显了学习的结果,可操作、可达成、可评价。从上述教学目标中可以发现:目标(1)属于学习理解层次的活动;目标(2)是应用实践层次的活动;目标(3)是迁移创新层次的活动。三个目标之间相互关联,同时又层层递进,体现了语言学习从知识向能力和素养不断转变的过程。

教师要紧紧围绕教学目标,把主题意义探究作为教学活动的主线,遵循英语学习活动观的三个层次(见图1),为学生设计有情境、有层次、有实效的英语学习活动。

学习理解类活动主要包括感知与注意、获取与梳理、概括与整合等基于语篇的学习活动(教育部,2017)。在此环节,教师可以通过呈现图片、播放视频、师生交流等方式创设主题情境,激发学生对主题的兴趣,激活学生关于主题的已有知识和经验。在此基础上,教师可以通过“问题链”引导学生进行宏观的快速阅读和基于信息获取的细节阅读,并借助表格、思维导图等可视化工具进行文本内容的结构化梳理,帮助学生形成新的知识结构,感知并理解语言所表达的意义和语篇所承载的文化价值取向。本课例设计了以下三个学习理解类活动:

① 感知与注意:感知与注意的学习理解类活动是指围绕主题意义创设情境,激活学生的背景知识,铺垫词汇的学习活动(李留建、姚卫盛,2018)。上课伊始,师生交流探讨以下问题:What animals do you know about? What animal do you think is strong? 通过真实自然的交流,激活学生对于strong一词的已有认知。接着,教师呈现绘本封面,引导学生对图片中的动物进行比较:Who is stronger? The rabbit or the elephant? The rabbit or the whale? 通过 “明知故问”,学生极易陷入惯性思维的 “陷阱” 中,激发了学生的阅读期待。

② 获取与梳理:获取与梳理的学习理解类活动是指学生整体理解文本的活动,是学生获取文本表层信息的首要环节。教师引导学生快速阅读全文,验证之前的预测是否正确,获取全文大意。随后,教师引导学生再次阅读全文并提问:What does the rabbit do to show he is strong?学生通过阅读,梳理出故事发展的主线——a tug of war。

③ 概括与整合:概括与整合的学习理解类活动是指帮助学生理解文本细节信息的活动,通过提取、概括和整合文本中的信息,形成结构化的知识。教师围绕故事的主线,提出以下问题:Why do they have a tug of war? How is the tug of war going? What’s the ending of the tug of war? 学生独立阅读,寻找关键词并完成表格(见表1)。随后,师生共同校对答案,并处理阅读中的生词。

应用实践类活动主要包括描述与阐释、分析与判断、内化与运用等深入语篇的学习活动(教育部,2017)。在此环节,教师可以通过问题设置、情境创设等方式,引导学生运用新的知识结构开展描述、阐释、分析、判断、复述、表演等交流活动,逐步实现对语言知识和文化知识的内化,巩固新的知识结构,实现知识向能力的转化。本课例设计了以下三个应用实践类活动:

① 描述与阐释:描述与阐释的应用实践类活动是指学生能用英语描写、叙述图表、步骤、相关主题或是能用英语阐释词汇、语句和图表的含义和用意的学习活动(王蔷、胡亚琳,2017)。教师在学生梳理出故事结构的基础上,引导学生借助图表,在关键词的帮助下,用自己的语言描述故事的发展过程。考虑到独自进行复述的难度较大,教师鼓励学生小组合作共同完成,内化所学语言和知识结构。

② 分析与判断:分析与判断的应用实践类活动是指学生在获取文本信息、了解文本话题的基础上,结合文本材料运用英语开展分析,并形成自己的判断,加深对主题意义的理解。教师引导学生聚焦故事中的人物,并运用语篇中的信息来分析不同人物的性格特点。通过师生的交流与互动,学生能对故事中兔子的特征形成多元的理解与认识,并能运用和提炼故事中的语言信息来佐证自己的观点,促进学生逻辑思维和批判性思维的发展。

③ 内化与运用:内化与语用的应用实践类活动是指学生能巩固和内化语篇中的语言、知识结构、价值观等,并在新的情境或是新的任务中综合运用语言。本故事极具戏剧色彩,适合小学生展开角色扮演。受语言能力的限制,多数学生较难用英语阐述对故事的理解,而表演恰恰成了学生表达思想的“显示器”。同时,通过表演进一步帮助学生内化和巩固故事中的语言知识和语言现象。此环节,教师创设情境“Reader Theatre”,引导学生分工合作,加入肢体语言,绘声绘色地朗读故事。对于能力较强的学生,教师鼓励其发挥想象,在表演的过程中对结尾进行合理的续编。

迁移创新类活动主要包括推理与论证、批判与评价、想象与创造等超越语篇的学习活动(教育部,2017)。这一阶段的学习活动聚焦语篇所承载的深层文化内涵和价值取向,因此,教师应该引导学生针对语篇背后的价值取向或作者态度进行推理与论证,并鼓励学生联系生活实际批判性地表达个人观点,加深对主题意义的理解,进而使学生在新的情境中应用新的知识结构,创造性地解决新问题,促进能力转化为素养,实现学科育人。

① 推理与论证:推理与论证的迁移创新类活动是指学生能整合语篇中的线索、逻辑、因果关系等多重复杂的信息,推导出词义、主旨、作者情感态度等。教师呈现语篇中多处含有strong的语段,引导学生对不同语境下的strong进行解释,从而形成对strong内涵多元的理解——文中的strong不仅表示体型上可见的强大,更表示智慧、心态等方面无形的强大,而后者则是本文的主题意义。

② 批判、评价与迁移:批判、评价与迁移的迁移创新类活动是指学生能联系生活实际对文本所传递的观点和态度进行评价,形成读者自己的观点,并最终能迁移运用到真实的情境中。教师在学生对strong一词形成多元理解的基础上,进一步引导学生联系生活进行举例阐释 “Who do you think is strong in our life and why?”。学生答案如下:

在与学生的互动交流中,学生将对 strong 内涵的理解迁移到生活中去,并进一步拓展了该词义的深度与广度。最后,教师询问学生 “What do you learn from this lesson?” 多数学生表示要正确的认识自己,要发挥自己的优点,积极、勇敢地面对生活,从而形成超越语篇的理解,升华了主题意义,实现学科育人。

英语学习活动观为学生在阅读教学中发展英语学科核心素养搭建了一座桥梁。教师要将英语学习活动观的理念落实在文本的解读、目标的制定以及教学活动的设计中去。教学活动的设计没有固定的模式和顺序,需要基于教师对语篇的解读和学情的分析,灵活地将不同的活动以不同的顺序进行组合。此外,教师还要充分考虑学习活动之间的关联性和层次性,促进学生在阅读教学中增长知识、丰富经验、提升能力、发展思维和转变态度。

2、教育部. 2018. 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2017年版)[S]. 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

3、李留建、姚卫盛. 2018. 例析英语学习活动观在英语教学设计中的应用[J]. 中小学外语教学(中学篇),(11):49-53.

4、王蔷、胡亚琳. 2017. 英语学科能力及其表现研究[J]. 教育学报,13(2):61-70.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