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快报多媒体数字报刊平台

哥德巴赫猜想、费马大定理、四色猜想……这些关于数学的美丽猜想,见证了人类对基础数学的不断求索。7月31日,第九届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ICCM)在南京开幕,在这场被誉为全球华人数学界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顶级盛会上,出生于1994年的陈杲(gǎo)荣获ICCM数学银奖,他也是本次获奖者中最年轻的一位。 提起其中的秘诀,他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兴趣就是最好的老师,有梦想就会有奇迹。”

据悉,本次大会由东南大学、清华大学和南京市麒麟科技创新园共同主办。现场揭晓并颁发了世界华人数学家联盟三大奖项即ICCM数学奖、陈省身奖和约翰·科茨国际合作奖(原ICCM国际合作奖),首次颁发ICCM数学贡献奖。

“能获得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的奖项,我深感荣幸!”颁奖典礼上,陈杲感慨地说,做基础数学研究,往往都是前人没有研究过的,要做些新的尝试。“有些大的课题,需要几代人的努力,第一代人提出大致的想法,第二代人提出更具体的线路图,第三代人才彻底解决,这个过程就像一场漫长的长跑,如果有人在路边鼓掌,对我们是很大的激励。”

在外人眼中,这是一个“不修边幅”的大男孩,但了解陈杲的人都知道,他拥有充满想象力的“最强大脑”,虽然不到30岁,但成果和履历非常耀眼。

2008年,读高二的陈杲参加高考,考入中科大少年班;2012年赴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师从陈秀雄教授攻读数学博士学位;2017年前往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做博士后;2019年任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助理教授;2021年回国加盟中科大。

2015年,专注于复微分几何研究的陈杲与其导师陈秀雄合作,解决了1977年霍金提出的关于“引力瞬子”的问题。这篇文章经过漫长的审稿,2021年底发表在《数学学报》。“第一次接触到霍金提出的这个问题,是在2012年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直到2014年才正式开始解答该问题。”

据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主办的墨子沙龙科普公众号解释,人们提出数学模型来描述和解释自然世界,在一些量子力学和场论模型中,运动方程的一类解就叫作瞬子。“引力瞬子”的提出,是为了统一量子力学和爱因斯坦的引力理论。

此外,2021年2月,陈杲的论文《J方程和超临界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的变形》发表于数学界四大最高杂志之一《数学新进展》,引发国际数学界关注。这个问题被视为复微分几何领域的世界级数学难题,论文发表,意味着世界级数学难题被这个26岁的年轻人攻克。

但在陈杲眼中,自己的每个成果都离不开家人与导师的帮助和支持。陈杲的父亲陈钱林是全国知名校长,拥有丰富的教育教学经验。陈杲小时候,陈钱林就发现了他对数字的敏感,也不断地鼓励他追求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这也让陈杲在大二时能够毅然决然地选择数学专业。“数学很美,许多看似无关的东西都能联系起来。这种奇妙的变化,满足了我对世界的好奇。”

求学过程中,学校的导师也给予陈杲许多力量。导师告诉他,一定要研究最中心的问题,这些都为陈杲指明了学术前行的方向。

陈杲最感兴趣的是数学,在各个学科中,最擅长的也是数学。不过,在日常生活中,陈杲还有个爱好——打羽毛球。

在攻克数学难题的过程中,陈杲也遇到过许多挑战,他反复尝试,最终找到正确的解题方法。“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只要感兴趣,就会坚持下去。”

提起家人和导师以外对自己激励最大的人,陈杲脱口而出:“丘成桐院士。”丘成桐是首位菲尔兹奖华人得主,也是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主席、世界华人数学家联盟主席。“丘院士提出了大约有100个数学问题,我解决了其中几个,我也希望未来自己能提出一些问题,将数学传承下去。”

在第九届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现场,丘成桐感慨万千,他说:“经过40多年的发展,中国数学已经登上了一个较高的平台,聚集了一批优秀数学家。但后面的路还要靠自己,最后冲刺的几百米,虽然很短但却最艰难。”

2021年,陈杲选择回到祖国,成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几何与物理研究中心的特任教授。“当时特别想家,中国在基础数学和应用数学方面都取得了许多进步,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回国工作。”陈杲说,中国集聚了一批世界一流的数学科学家。

对于陈杲而言,他也希望自己能像丘成桐院士一般,提出关于数学的美丽猜想。为此,他不断攻读各类文献,希望从中能够读出作者最深刻的想法,然后在此基础上慢慢形成自己的想法。“比如是否能将一些看似无关的东西总结起来,以及能否将另外领域的东西拿过来解决,这些内容都需要反复消化和推演。”

“数学是一场长跑,短跑的胜利是一件可喜的事情,但真正要取得长跑的胜利则需要几代人的努力。”陈杲也向所有对数学感兴趣的人说:“要坚持自己的梦想,有梦想就会有奇迹。”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