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英欧史_英国

法国著名历史学家儒勒·米什莱在讲述英国历史的时候,开篇第一句就是:“英国是个岛国。”爱德华时代的儿童文学作家亨利埃塔·马歇尔写过一本英国历史读物《岛国故事》(1905年)。同样地,20世纪英国著名历史学家阿瑟·布赖恩特也把自己的著作《英国历史与英国人》的第一卷命名为《镶嵌在银海中》,这一说法出自莎士比亚《理查二世》中冈特的约翰一段标志性的演讲。布赖恩特将这本书的第二卷命名为《自由之岛》,这一卷主要讲述了从都铎王朝到19世纪初的英国历史。时间继续推移,出现了拉斐尔·塞缪尔,他是历史工场运动激进的创始人,是一位和布赖恩特风格迥异的历史学家。他写过一本书,名为《小岛的故事》。或许英国还有许多其他故事,但他认为英国的故事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小岛的故事。为了强调这一点,这本书第二卷(副标题为“记忆剧场”)的封面还印上了多佛白崖,这悬崖仿佛就是一道天然屏障,将许多外来的(也就是来自欧洲的)影响都挡在外面。英国演员克里斯托弗·李在英国广播公司第四频道有一档关于英国历史的节目,名叫《帝王之岛》(1995年),这一名字也出自冈特的约翰的演讲。最近,著名历史学家合著了一套介绍不列颠群岛的丛书——《自成一体的世界》,该名字也源于莎士比亚的一部作品,只不过这次不是《理查二世》了,而是《辛白林》。英国前任教育大臣、保守党人迈克尔·戈夫对学校的历史教育特别关注,他也是这项传统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他曾呼吁学校的教学内容应该回归到传统话题上去,培养孩子们“倾听我们岛国故事的能力”。这一号召十分有力,而且要比上文所暗示的更微妙,虽然笔者对此有所保留,但这一号召仍然值得大家尊敬。

本书的观点与上文相反,即英格兰的历史以及此后不列颠的历史,其实都是欧洲大陆的历史。决定英国命运的主要是英国与欧洲其他国家的关系, 而不是英国与整个世界的关系。本书并不是对英国与欧洲大陆关系的系统解释——如果要系统地解释英国与欧洲大陆的关系,则需要另写一本篇幅更长的书才行。本书主要着眼于英国的外交政策和设计,经济和政治思想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忽视,移民、文化、“国民性格”、种族等其他方面也差不多会被忽略。不管是对于欧洲中心地位的坚持,还是对于连接过去、现在和将来(虽然不是很有必要)的时间线的清晰界定,都体现出本书的基调是不折不扣的“辉格式”的。

本书第一章简要介绍了英格兰是如何通过“基督教世界的联结”以及相似的社会政治结构与欧洲大陆建立联系的。我们将会看到,英格兰是如何在与维京人的争斗之中逐步形成的,后来又是如何建立起强大的民族认同感和政治中心(也就是后来出现的“议会”)的。在第二章,我们将看到在英法百年战争末期,英国是如何丧失与欧洲大陆的领土联系的,而在汉诺威王朝初期,英国又是如何与欧洲大陆重新建立起领土联系的。这一章也会向我们展示欧洲大陆为何一直是英国政治和政策制定的首要考虑对象,即便是在宗教改革之后,这种情况也没有改变,反而更甚。此外,我们还会看到,为了应对欧洲体系所带来的压力,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作为一个议会联盟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从此以后,联合王国开始在世界舞台上与比自己强大的国家展开较量。与此同时,欧洲大陆的大部分国家却失去了或者即将失去它们的代议制度。

18世纪和19世纪初的英国对欧洲已经有了极为深入的了解,接下来的几章将对此进行主题式的探讨。第三章讲述了欧洲大陆如何在英国的战略和政治辩论中始终占据中心地位。英国与欧洲的均势,以及欧洲的中心均势与外围均势的联系,对于维护英国议会的自由都是至关重要的。在当代人的心中,“欧洲的自由”与“英国的自由”也是紧密相连的。英国对于欧洲的关切,甚至超过了其对殖民地的兴趣。对英国而言,关注欧洲的目的就是整合欧洲的资源为自己所用,即便自己用不到也不能留给竞争对手。第四章重点关注的是爱尔兰政治家、政治思想家埃德蒙·伯克。18世纪末英国人普遍感觉到欧洲的意识形态状况特别是法国大革命的兴起与英国自身的安全息息相关,这种担忧甚至超过了出于宗教缘由的对于欧洲大陆未来命运的关切。第五章继续探索了上述主题是如何在拿破仑战争的背景下展开的。在拿破仑战争时期,英国与欧洲各国结成了反法同盟对抗拿破仑军队,其目的就是重建欧洲的均势,并为自己的繁荣与自由铺平道路。

19世纪和20世纪初的欧洲,正如丘吉尔在一战前发表的讲话中所说的那样,是“风雨起兴之地”。第六章讲述了1815—1914年的故事,这一时期见证了维多利亚时代的鼎盛、大英帝国的崛起,英国成为“世界工厂”,同时欧洲大陆对于英国的重要地位仍然没有改变。英国政治家也继续把欧洲的均势摆在首要位置,同时他们在此基础上多了一层考虑,那就是保护本国的自由主义,这种自由主义被看作抵抗独裁专制侵略的堡垒。19世纪末,欧洲大陆的均势被打破,转向对德国和俄国有利的局面,英国此时就更加关注欧洲了。到一战爆发时,英国对于欧洲局势的担忧甚至超过了英帝国的扩张野心。当然,英帝国的扩张野心是靠前者来驱动的。第七章向我们展现了英国是如何坚决保护欧亚大陆,特别是保护欧洲不受单极统治的支配,不落入极权统治者之手的。毋庸赘述,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我们都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欧洲在英国历史中所占据的中心地位。第八章讲述了从1945年至今不断涌现的或旧或新的欧洲问题。面对苏联咄咄逼人的威胁,欧洲的安全一直被摆在英国国家总体战略的核心位置,同时对英国国内政治有着深远的影响。出于共同防卫的需要,也为了牵制一些国家(特别是德国)的离心倾向,西欧一体化的理念开始受到欢迎。然而, 一体化对英国自身的完整性来说却是一种威胁。几百年来,英国人成功粉碎 了许多国家妄图吞并英国的野心,现在他们却要考虑通过协商的方式与欧洲国家合并。关于英国的总体战略、国家性质,甚至英国要不要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存在的问题,人们的观点基本上是两极分化的。第九章认为,虽然在过去的70年里英国经历了许多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变革,但是它依然保持着世界大国的地位,在欧洲国家中,只有英国做到了这一点。这是因为几个世纪以来,英国同欧洲的较量让英国建立起了一套极为有效的社会政治制度,使英国经受住了历史风雨的洗礼而屹立不倒,而且未来将继续屹立。在结论处,本书还给出了一项提议:只有欧元区实现彻底的政治一体化,英国对欧洲大陆稳定的诉求才能得以实现,英国的国家主权才能如英国人所希望的得到维护。最后,本书指出,我们需要的不是“欧洲化的英国”,而是“英国化的欧洲”。

纵观欧洲历史,英国总是扮演着一个纠结、复杂、矛盾的角色。它曾经入侵别国,也曾惨遭入侵;它曾变换立场,也曾袖手旁观;它曾表现出厚颜的犬儒主义,也曾怀揣最模糊不明的理想主义。在每一个世纪里,来自不列颠群岛的军队都曾驰骋欧洲大陆,追求着各种各样的目标,其中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彼此交织的对英国议会自由和“欧洲自由”的维护。英国与西班牙、荷兰、德国和法国等国家也有着密切的王朝联系。

在这本令人精神振奋、可读性极强的书中,布伦丹·西姆斯描述了英国与欧洲大陆从黑暗时代到现在的邂逅历程中的波澜起伏。书中的最后一章叙述了洞悉这段历史的重要性,该章还以戏剧性的方式再现了围绕英国与欧盟关系的问题,并且表明了英国的脱欧公投(远远不仅仅是法律或财政问题)如何带来各种发人深思的问题:关于英国自己的视野以及英国视野如何影响欧盟对英国的看法。

布伦丹·西姆斯(Brendan Simms),剑桥大学国际关系史专家。研究涉及英国、德国、美国的近现代外交关系历史。其作品《最糟的时刻》回顾英国政府20世纪90年代初在巴尔干问题上的失误,曾获得英国非小说类图书奖塞缪尔·约翰逊奖提名。

他的书旨在表明:不列颠群岛的历史从来不是一种与世隔绝的历史,实际上,“我们小岛的故事”一直都是欧洲大陆的故事。

历史以其长时段的纵深感,给人以独特的洞察力,这本书就属于这一类型。布伦丹·西姆斯梳理了千年来英国与欧洲的分分合合,在目前英国脱欧的背景下,阅读此书,将会有助于人们明晓此时英国的选择与未来的走向。

这本书以精巧的篇幅、大量的文献和精彩的历史学书写刻画出英国与欧洲大陆之间因地缘、家族、宗教与政治等因素构成的许多传奇及藕断丝连的历史变迁。令人不可忘却的是:它们之间的相互征服及其面向世界的全球式的共同征服,给人类播撒了许多灾难的种子。然而,即便是在英国脱欧和苏格兰公投预示着英欧关系走向逐层分离的背景下,布伦丹·西姆斯依然留有对英欧重新联合的畅想。英国,何以给人们留下这许多例外与超然!

西姆斯自信满满,从1000年的历史中提取出恒定不变的规律:英国的职责总是防止欧洲大陆落入单一力量统治之手……换句话说,英国一直都是欧洲的一部分。否认这一事实就是对过去的忽视。

剑桥大学历史学家布伦丹·西姆斯在其这本振奋人心的新作《千年英欧史》中指出:“英国历史就是小岛的故事”这种观点是错误的,英国的历史主要与欧洲大陆有关……他给出了令人信服的理由。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